当前位置: 首页 > >

成龙《开讲啦》演讲稿

发布时间:

同学们好:

  我今天想跟大家讲奋斗。昨天还有朋友问我:“大哥,你有没有想到你有今天?”我说我真的没有想到,有时候每一次刷牙洗脸,我看看自己真是个奇迹。

  我怎么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呢?我真的只是一个小武行,没有读过书,就是嘻嘻哈哈做小偷,给别人打一巴掌,到十五六岁的那时候,开始做几十个武行中一员的时候,就是拿个刀在后面,“啊”就这样子叫,五块钱一天。最记得就是冷天,冷天两个大侠在雨中打,但我们要泡在水里面,下着雨,还要被骂,“不要动啊,咔咔咔,你们动什么,你们死掉了明白吗?”“知道,知道”。我死得是最好的,永远导演一叫死,那个谁谁谁谁,死这边,慢慢就知道我名字了。

  那时候每天在片场,觉得武术指导好威风啊,永远是开一部车子,“哐”就过去了,我的DREAMCAR***梦想跑车***,结果真的是皇天不负有心人。有一天我站在那边,他哐过去之后倒车回来,他看看我,“你是我们那一组的吗?”“是”,“上车”,他叫我上车,我一开车门,你们记住,到今天我都是如此,不管谁的车,打开门,屁股先上,坐好,人家会非常欣赏你的。开门坐上去,拍拍,尤其是雪天啊,下雨啊,人家一看,哇,一个小动作,我从坐在那边到片场,我没动过那个姿势,动都没动过,就这样子下车,“谢谢指导,谢谢指导”。我就退后了,以后每天他就接我,跟他聊天,慢慢我从四十个人到十个到两个,最后有他就有我,后来变成副武术指导,后来就变成最年轻的武术指导,我十八岁做武术指导到今天。反正记住最重要的,细节定义成败。

  今天我为你们来,我把帽子给脱了,也是在南斯拉夫开刀以后,第一次剪这么短。在南斯拉夫拍《飞鹰计划》,一个跳树的镜头,“铛”,跳下来就脑开刀了。至此以后,我干爸爸叫何冠昌,他说你不能再剪头发,所以我就没有剪过头发。我本人不迷信,但是我干爸爸迷信,我就半迷信吧,信好过不信,还要保自己的`命。好像我拍《警察故事》,我在跳灯的时候,你们真的不会了解当时的情况是多么地恐怖。大灯拆下来,吊了三杆铁柱,铁柱完了之后,我们要拉那个钢丝,钢丝不能锁死,只能粘住,拿AA胶粘住,粘住之后要挂糖胶玻璃,要挂爆破,七十二尺,五层半楼。没有试,只是大概自己想一想,怎么跳呢,没有起步,只能一个手把那边抓着,一上去就要跳,一跳跳八尺。我没有把握,有把握之后,我就试。但我们只能拍六天,下面是儿童乐园,如果拍不完,六百磅的糖胶玻璃要拿走,非常大的工程,我们已经花了六天的时间去盖。忽然间一个成家班的人上来就说,大哥,我们都可以了。我一看,所有的机器都摆好,三百多个临时演员全部看着我,我一个人在上面看一下退后,看一下退后,就跟自己讲,我可以的,我可以的。等了很久很久之后,我上去了,其实我没有准备。所以你们再回看《警察故事》,我跳出去那一刹那,是叫一下,“死吧,啊”,就出去了。我一起来继续要打,我整个人很兴奋。“哇,成功了”,所有人,所有人,张曼玉,林青霞,经理人,化妆,服装,茶水全部在哭,我说哭什么,有什么好哭的,那么简单的事情,其实那个时候我真的很怕很怕,我打到两个手都肿掉,后来睡觉起来门我都开不到,整个人根本是一刹那就虚脱了。

  另外一次就是拍《A计划》,跳那个钟楼。香港很小,不像大陆这么大,只要一搭布景,所有人,这个场地全部不能用了,就是我的了,一搭起码搭半年,所以把交通搞得乱七八糟,每个人都盼望我快点拍那场戏。你在上面一看那个帐幕,就有那么大,我过来一点可能会脚断,过来一点头断,我应该怎么摔呢。每次一出去就怕了,我真的不是SUPPERMAN(超人),我是一个普通人,我说等等等等,这么一个镜头,跳那个镜头,我拍了六天都没有拍成。我记得有一天何冠昌跟周文怀两个大*遄呱侠矗呐奈遥撬当鹉敲次O樟耍惶筒惶耍锰嫔砭陀锰嫔怼N宜担骸疤嫔硪彩侨耍嫔硪才拢 蔽宜滴铱梢浴


相关推荐


友情链接: